三国杀火树真名|三国杀网页版和手机版可以一起玩吗

滑稽?尷尬?惡心?評李彥宏被復旦獻唱

創投圈
2019
05/25
19:04
魏武揮
分享
評論

李彥宏在復旦被獻唱的視頻,今天忽然有了刷屏的效果。

這件事比較讓人產生一些陰謀聯想的地方在于,這次獻唱發生在 2015 年。時隔那么久,忽然在 2019 年的今天被刷屏,令人狐疑。

一些陰謀論的版本出現。什么交大黑復旦,什么頭條黑百度。這些陰謀論太小兒科,我這里有個足夠陰謀的陰謀論,但我不會說的。

我傾向于認為,這就是一起很自然的某用戶上傳視頻,然后被大范圍傳播。

百度和李彥宏,這兩年我個人感覺,總體輿情不佳。

上一次的負面輿情就是工程院候選院士那事,也就是本月頭上,輿情崩壞四個字不算夸張。前兩天向海龍離職,輿情也很說是正面為主。

所以這個獻唱視頻的大范圍傳播,也不用過于詫異。

四番群對這件事進行了一番討論。

復旦畢業的一位群友的評價是:我旦咎由自取,確實惡心。

我這個江湖上有些 " 復旦黑 " 人設的交大小講師,這次倒對他的不以為然的態度表示了不以為然。

因為我覺得還沒到 " 惡心 " 的份上。

三表問我,你覺得是滑稽?尷尬?惡心?

我的觀感是:我覺得滑稽,我推測李彥宏覺得尷尬,至于,惡心,過了。

事發 2015 年 10 月 26 日晚 7 時,血友病貼吧事件還未發生,魏則西事件也未發生。李彥宏本人人望不錯,百度二字尚金光閃閃,一個高校,哪怕就是復旦,向他獻唱,品味的確不高,但要說惡心,實在有點上綱上線。

彼時的東方早報對這件事是有報道的,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89430。在這則報道里,連獻唱歌詞都全文刊出,但輿論波瀾不驚,并沒有什么大范圍的批評。在這則報道里,甚至還提及 "10 月 23 日,李彥宏宣布個人捐贈 3000 萬元,支持百度與北京協和醫學院發起的針對食管癌基因檢測的研究。"

一位超級明星進入高校,學生組織獻唱都不會讓人太過驚訝,一位相當成功的 CEO 進入高校,被獻唱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我覺得滑稽的地方在于,獻唱者唱功不佳,屢次荒腔走板。不過也能說明,是現場真唱不是。

我推測李彥宏覺得尷尬的地方在于,視頻中李彥宏站在那里的確有點尬。三表覺得被人狠狠夸一通當事人是會有點尷尬的,我同意這個說法。

至于獻唱歌詞,東早是這樣記錄的:

Hi Robin,我聽過你,傳說中的男神就是你;Hi Robin,你在哪里,可是五環外的西二旗;Hi Robin,好想見你,很想鉆進你的百度世界里;Hi Robin,忘不了你,今天此刻最神奇。改變技術,就能改變世界,Mr. Robin, 堅持做自己,專注是一切成功的秘密,期待再次見到你!" 男神 " 李彥宏首次對話復旦學生:我給自己的人生打 10 分 by 東方早報

狠夸是狠夸,有點小肉麻也不假,但很惡心么?

你要是能調出李彥宏在 2015 年時候的記憶,其實也沒啥。李彥宏當年的確有男神稱號——他的確很帥,我近距離和他接觸過。

你非要把鉆進你的百度世界里聯想成鉆進什么地方,那我只能用四個字回答你了。

* 者見 *

我總感覺,很多人對高校有極大的誤解,對高校的批評,經常失焦。

比如,很多年前,我見過一篇網傳是臺大教授參觀了交大后寫下的文章。我懶得找了,你們可能有印象。

那篇文章也不曉得是不是真的臺大教授寫的,但胡說八道之至。

文章長篇累牘地批評了交大四周都是公司和商店,認為學術氣氛蕩然無存。

但作者顯然只看到了徐匯交大。我交在上海有 n 個校區,徐匯校區只是其中之一。地處上海寸土寸金的鬧市地段,四周公司商店林立,再正常不過。

倒是交大在上海最大的校區,也是最主力的校區——閔行校區,這么和你說,我想找個地方喝杯咖啡,可選商店都非常少。

至今有 " 閔大荒 " 稱號。

最重要的事是,學校四處商家林立,就說明學術氣氛蕩然無存?

我去過斯坦福大學,這個臨近硅谷的知名高校,到處都是咖啡館,咖啡館里基本就兩種人:學習的,和聊創業的。

美國自從拜杜法案后,商業公司扎堆圍繞在頂尖高校邊上,謀求專利商業化,是極其自然的事。

我去過劍橋大學,這個歷史悠久的知名高校,用游人如織形容,一點不算過分。對了,河上幫游客撐舟的,大概率不是劍橋勤工儉學的學子。這事我問過。

我自己畢業的香港浸會大學,壓根就沒圍墻。

我還去過一個我已經完全想不起名字的美國高校,倒是靜悄悄得很。

一所大學有沒有學術氣氛,和熱鬧不熱鬧,有啥關系?

我從來不認同高校就是象牙塔這種說法。

高校和商業公司的往來,每天都在發生。邀請名流,接受饋贈,時不時向金主獻個好,沒啥好大驚小怪的。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生活大爆炸》早期劇集里,還有這樣的搞笑段落。雖然是個電視劇,但現實里不會一點影子沒有。諸位也就哈哈一笑過去了。

關鍵在于金主是誰。

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和新聞專業主義最高獎項普利策獎,都受惠于一個搞了一輩子黃色新聞的主。但人后來幡然悔悟,決定獻金,至今被人頂禮膜拜。所以金主本人是誰很重要。

李彥宏被獻唱這事翻出來后,我看到了幾篇評論文章,比如標題為《我希望大學要臉一點》,再比如標題為《從復旦大學歡迎李彥宏的方式看中國大學的死亡》,都是義正辭嚴之作,但兩篇文章從頭到尾都沒有提及,這事發生在 2015 年。

2015 年,你知道李彥宏是什么人?

尤其是死亡那篇,上綱上線之至。但令人驚嘆作者的腦回路之多變和情緒之飄忽在于最后一段話:

還加個痛哭的表情包,真是矯情。

前面還慷慨激昂,畫風忽變,抖起了機靈,一剛。

還是友人呂倩評得好:

(已得友人授權)

高校真正讓我不舒服的地方在于。

比如,某高校也不曉得查查這個人什么來路,就讓一個叫張維為的人,四處頂著自家教授的名頭,玩弄詭辯。

再比如,你對廖凱原這三個字大概不陌生。

廖凱原撒點錢資助高校,本來也就是和邵逸夫到處捐樓沒甚差別。但邵逸夫捐了銀子也就捐了銀子,但廖總非要做廖教授,有興趣可以去查查廖教授的學術成果,真是不忍直視。

這樣的人,中國好幾個高校拿了銀子還要掛名學院,實在是斯文喪盡。

這類事,到底很宏大,說個很低微很細節的高校事。

一堂堂 985 高校,在鬧市區校區問自己教職工收停車費也就罷了,畢竟寸土寸金。在距離市中心數十公里遠的郊區校區,還要來這一出,還按時長而非次數,還如果按年費交到年底沒用完要清零,我是實在不懂個中原委咯。

來源:扯氮集 魏武揮

THE END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擊這里 尋求合作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旨在傳遞信息,不代表砍柴網的觀點和立場。

相關熱點

相關推薦

1
3
三国杀火树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