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杀火树真名|三国杀网页版和手机版可以一起玩吗

搶占人工智能城市C位:不建個AI產業園,敢說自己在做AI?

人工智能
2019
05/27
18:25
君思軟件
分享
評論

人工智能熱潮下,各大城市也在展開一場人工智能爭奪戰。為人工智能大劇搭臺的,是人工智能產業園。在《中國人工智能城市十五強》榜單中,每個城市都建設了一個或多個人工智能產業園。盡管一線城市憑借綜合優勢,對AI資源有著天然的吸虹優勢,但新一線城市、二線城市正在AI這個新興產業中成功上位,逐漸取得后發優勢。

  AI產業園成為城市標配

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人工智能核心產業規模超過700億元,預計到2020年,中國人工智能核心產業規模將超過1600億元,增長率達到26.2%。

數量迅速增長的人工智能企業起到了重要作用。

2017年,人工智能企業數量超過1700家,新增近600家;設立人工智能相關學科的高校數量超過30所;從業人數超過5萬人;申請專利數超過33000項,新增近5000項;投融資規模超過520億元,同比增長284.1%。

與AI企業遙相呼應的是各地政府的熱情。

隨著國家規劃的出臺,各地人工智能相關建設逐步啟動。尤其是2017年,“人工智能”首次被寫入中國政府工作報告,并成為國家戰略之后,地方政府和機構參與人工智能相關產業活動意愿強烈,不僅多次為當地人工智能活動站臺,還推出諸多促進AI產業發展的落地政策,并加速推進人工智能產業園建設。

 一輪新的城市爭奪戰打響后,各城市排位如何?

近日,賽迪顧問發布《中國人工智能城市發展白皮書》(以下簡稱“白皮書”),對近40個人工智能重點城市進行評價,評選出了中國人工智能城市十五強。

其中,北京憑借在政策、科研、產業、資本等領域突出實力,在核心算法、理論以及無人駕駛等新興應用方面快速發力,各項指標均領跑全國。從數據來看,北京的AI從業人數全國占比27.9%,2017年投融資額271.5億元,全國占比52.2%,穩居榜單之首。

新一線成城市杭州成為榜單的一匹黑馬,緊隨第二名上海,成功超越深圳,名列榜單前三甲,進入人工智能發展“新一線” 隊伍。原因在于,杭州依托阿里巴巴、海康威視龍頭企業優勢,以“城市大腦”應用為突破口,并通過人工智能產業園和人工智能小鎮構建產業生態,快速提升城市影響力。

二線城市合肥則憑借中科大、科大訊飛等科研和技術優勢,擁有中國聲谷的核心技術園區,成功超越廣州,進入前五。

人工智能產業園成為各城市發展AI產業的重要推手,其中榜單中的城市,都建設了各自的人工智能產業園。

AI產業園布局

政府愿意通過產業園搭臺,唱好人工智能產業這場大戲。就目前各城市的表現來說,人工智能產業園發揮的作用不容小覷。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國內出現了近百個各式各樣的人工智能產業園,地方規劃的產業規模之和遠超國家規劃。而且各地都在花費大手筆吸引人工智能企業落戶,爭先恐后上馬人工智能園區項目。單單蘇州工業園區就集聚了人工智能產業相關企業600多家,其中產值超億元企業近30家,十億級4家、百億級1家,從業人員超2萬人,一個千億人工智能產業集群正在崛起。

  人才缺口大,偽AI人才填補

人工智能產業對于資源要素的需求與其他產業不同,它擺脫了空間和生產資料的限制,大量依賴于人才、科技和創新要素,這就需要園區運營者具備超凡的科技資源整合能力。這其中,人才是最基本要素。

然而,政府大力發展的人工智能產業園,似乎正在面臨人才缺失的尷尬。

盡管國內人工智能的從業人員已經達到5萬人,但是仍舊存在很大的缺口。數據顯示,截止到2017年,AI人才需求呈現爆炸式增長。根據2016年工信部的評估,要滿足AI產業的發展需求,未來幾年來,中國至少還需要增加500萬名AI從業者。

(數據來源:騰訊研究院 《2017全球人工智能人才白皮書》)

高端AI人才是行業的稀缺物種,月薪甚至可以達到5W+,而企業對AI人才的要求普遍是研究生以上學歷。高標準和人才缺口是一個矛盾,這造成了很多AI公司招不到合適的人,也給一些人渾水摸魚制造了可乘之機。

(數據來源:騰訊研究院《2017全球人工智能人才白皮書》)

(數據來源:騰訊研究院 《2017全球人工智能人才白皮書》)

作為一個新興專業,目前,國內已有不下10所高校設置了人工智能學院。很顯然,面對500萬人才缺口,大學并不能在短時間內培養出數量如此巨大的AI人才。

區塊鏈行業速成培訓類似,人才緊缺的人工智能人才也出現了速成培訓。記者在網頁上以“人工智能培訓”為關鍵詞進行搜索,出現一大波廣告:“學習30天~60天,月薪3萬起”“ 22天變身人工智能工程師,挑戰年薪50萬”“AI培訓班,快速班和全日制班,適合人群為大中院校畢業生”“21周助你無憂就業,培訓零基礎”。以上速成培訓班,從側面顯示出AI人才大缺口和行業虛熱的現實。

事實上,AI人才的大量缺失,造成偽AI人才渾水摸魚。AI人才是產業園的核心要素,這也給政府寄予厚望的AI產業園敲響了警鐘。政府除了要提防偽AI人才,還要提防偽AI企業。阿里巴巴前CEO衛哲甚至論斷,目前偽人工智能比例可能高達90%或者99%。這些公司為了騙取資本和政府資金愿意花大量精力去偽裝。

扶持資金的兩面:產業發展和園區空心化

在人工智能成為國家戰略后,政府對人工智能補貼很大。大部分資本向傳統一線城市集聚。各城市的資金量,通常都達到幾十億,甚至上百億。

(來源:賽迪智庫)

政府覆蓋人群廣,示范效應強,在各地政府人工智能發展資金的助推作用下,入駐人工智能產業園的AI企業,可以利用政府背書也快速推廣,因此政府是推動人工智能應用的強有力代言。

但在各地爭先恐后紛紛上馬人工智能園區項目的背后,園區空心化也在顯現。盲目跟風投資,導致部分人工智能產業園入駐率過低或者入駐企業稂莠不齊,缺乏項目引進篩選機制。

目前地方政府熱衷創辦人工智能產業園區,這一熱潮已經蔓延到縣級行政區域。有業內人士直言,現在每個縣、每一個園區都想發展人工智能,打造人工智能產業園,有的縣甚至想打造人工智能產業鏈。

政府熱衷于創辦人工智能產業園一方面是因為人工智能產業的興起確實能極大地促進地區轉型升級,人工智能產業作為知識密集型產業,重度依賴人才、技術、資本,對環境污染等當前傳統行業最頭疼的問題沒有影響。而另一方面也是為了政績著想,領導們都想把人工智能產業列成統計專項,這與其上馬產業園項目思路一樣,受GDP導向。

這也給一些企業渾水摸魚提供了可乘之機。

據億歐智庫發布的相關報告,伴隨著2016年之后的AI投資創業大潮發展起來的AI企業,90%以上依然處在虧損階段。因此不少AI企業在消費端和企業端受阻后,甚至把政府作為主攻的客戶方向,政府反而成了最大買單方。更有一些企業,利用政府發展產業的急切心理開啟變身模式,軟件企業和自動化實驗室,搖身一變披上了AI 的外衣,偽裝成偽AI企業和項目套取政府扶持資金。

【來源:君思軟件】

THE END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擊這里 尋求合作
ai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旨在傳遞信息,不代表砍柴網的觀點和立場。

相關熱點

5月27日消息,人工智能的飛速發展,能給傳媒帶來什么樣的發展機遇?
業界
今天,YC中國在中關村舉辦創業者見面會,YC中國創始人及CEO、YC全球研究院院長陸奇圍繞《技術驅動創業帶來的創業機會》主題展開深度分享。
業界
北京時間今天凌晨,谷歌I/O開發者大會拉開序幕,谷歌推出Pixel 3A以及Pixel 3A XL兩款新機型以及Nest Hub Max控制中樞,還宣布了Android Q新系統和Assistant(谷歌助手)的最新進展。
業界
在人工智能(AI)開發的路徑選擇上,谷歌顯然走的是一條既專業又歡樂的路線。有虐哭柯潔的AlphaGo,有隨叫隨到的智能助理,還有能將你的自拍進行藝術創作的PoemPortraits。
業界
5月5日消息,在真格基金舉辦的真格精釀AI+教育活動上,真格基金聯合創始人王強認為,AI時代和互聯網時代的一個區別是,必須回到多對一。
業界

相關推薦

1
3
三国杀火树真名